安孜

《念念好日-- 遗落在日本的小时光》作者。

写字,拍照,到处走。

游学日本,小住尼泊尔、越南、美国、德国、韩国、香港,现居希腊。

微信公众号:安孜的逐影记

新浪微博:安孜在孜

你如果問我:最愛雅典的哪一點?


我的答案是這張照片:盛裝的禮兵與我擦肩而過,對舉起的鏡頭渾然不覺。


這是一個粗礪中有精美的城市,是一個大剌剌對待久遠歷史和輝煌文明的城市,是寵辱不驚、渾然天成的所在。

这个周末不止你们冷!

世纪大寒潮也波及希腊,雅典的气温接近冰点,再加上阵风和不时飘过的雨丝,寒意简直像长了牙,咬得人生疼。

就连平日人潮不断的周日跳蚤市场,也一片冷清。

海拔800米的小镇告别了盛夏时游客纷至的热闹,回归平静。


在狭仄悠长的小巷中行走,许久都不曾遇见一人。


层叠低矮的石板屋檐上起了青苔。地中海的冬天也有暗翳之时。

腐国真是黑暗料理界的战斗机。航餐的chicken with black bean source,第一口下去就辣得我涕泪横流(话说我的海底捞段位哪里去了),土豆沙拉很酸(想问问这白醋哪里买的),一口气喝完187ml一瓶的西班牙红酒(号称西国销量第一的品牌,口感差出希腊红酒好几条街),眼看半醉行将入睡前打开甜点,立马被咸味的巧克力慕司征服,味蕾和脑细胞一起清醒了剩下的航程。

秋色明媚的雅典,在一个月内迎来了第二次总罢工。

公共交通停摆,政府服务停止,公立医院除急诊外也停止服务。

但生活并未陷入混乱,街边的咖啡和烤肉并无两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