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孜

《念念好日-- 遗落在日本的小时光》作者。

写字,拍照,到处走。

游学日本,小住尼泊尔、越南、美国、德国、韩国、香港,现居希腊。

微信公众号:安孜的逐影记

新浪微博:安孜在孜

东京的乌鸦很多。黄昏将尽的时分,很多街道的上空都会有大群鸦鸟盘旋。它们发出凄厉的叫声,成群掠过时翅膀卷起阵阵气流。很多时候我停下脚步,仰起头,半是惊诧半是熟稔的望着它们。

说熟稔,是因为深濑昌久先生(Mr. Fukase Masahisa)。作为森山大道的同时代摄影师,深濑的知名度远不及森山,但熟悉日本摄影的人都不会忽略他。在我赴日游学前,不经意翻到过深濑先生的影集《鸦》,彼时的惊艳便留存至今。

苛责的人会指出这些照片存在对焦不实、曝光不准或是反差过大的问题。是的,《鸦》中的绝大多数照片都是大师以手持方式街拍所得,很多瞬间显然他并没有预见或刻意规划,所以拍摄的状态非常机动。但这些瑕疵正是这些照片的美丽所在:一个如此粗砺、冰冷的世界,鸦在飞翔。

《鸦》的拍摄时期绵延上个世纪70-80年代,那期间深濑先生经历了工作、家庭和心灵的巨大波折,他的镜头如同编年史官,客观的记录下那些孤独、疏离和无处遁逃的苦痛心境。

深濑昌久先生是少言之人,照片说出了他不曾说出的话。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