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孜

《念念好日-- 遗落在日本的小时光》作者。

写字,拍照,到处走。

游学日本,小住尼泊尔、越南、美国、德国、韩国、香港,现居希腊。

微信公众号:安孜的逐影记

新浪微博:安孜在孜

有人曾问我:摄影究竟是技术还是艺术?是一门可以通过学习而掌握的手艺,还是全赖天赋的信手挥洒?

毫无疑问,这是见仁见智的问题。摄影术自诞生之日起就饱受争议。有人认为它不过是写实主义绘画的延伸,纤微毕现的还原才是摄影的定位。也有人觉得摄影是超越机械的艺术,摄影师和机器、光线、被摄对象的互动,以及暗房和后期的处理,更接近于灵光一现的神来之作。

相信每一个因为喜爱而举起相机的人,都曾经以为摄影是可以通过学习和练习的技艺。但浸淫愈久,便愈发现这是一门有太多变量不可控的艺术。

科技发展使我们有越来越多的手段去控制机器和光线,但摄影棚里的摆拍都无法做到完全如摄影师所愿,街拍和纪实摄影就更是处于无法预期的状态。正因如此,当我们看到那些构图或色彩接近于完美的抓拍时,才会份外惊喜。

杨延康拍摄于2006年的这张照片就是这样一份惊喜。四个年幼的僧人也许是正在辩经,不知何故同时采取了腾空跳跃的体式。正是高原的上午,阳光将他们的影子不长不短的印在脚下。四个孩子的体态轻盈,如同坐在看不见的旋转木马上;清冽的影子如同缠绵的水草,恍惚间让观者觉得幼僧们好似空游无所依的四尾鱼。

这样灵性充满的时刻超越一切技术,我更愿意相信,在他按下快门的一瞬,有掌管艺术的神灵经过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