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孜

《念念好日-- 遗落在日本的小时光》作者。

写字,拍照,到处走。

游学日本,小住尼泊尔、越南、美国、德国、韩国、香港,现居希腊。

微信公众号:安孜的逐影记

新浪微博:安孜在孜

高考是条船



今天国内正在进行高考。我一早起来看见推送的新闻,才意识到又有那么多年轻人走进了考场,去写小羽的创业故事,去评价他人的生活,去在老腔和书签中二选一。

此时正在敲字的我,对于这样的作文题目,也只能无奈的摊手。

对于我来说,多年前的高考记忆早已经远去,我甚至回忆不起自己那年的作文题目究竟是什么。不过这没有关系,因为高考是条船,带我度过了现实与梦想间巨大的鸿沟,抵达向往的彼岸之时,就是我与它说再见之时。

我知道,如果没有那场盛夏时节长达三天的考试,我不会走上越来越远的长路,不会面对越来越广大的世界,不会知道生活可以这样美好。

在日本深秋观赏庭院之美的我,沐浴着地中海艳阳的我,都必须深深感谢曾经的那条船,和登船后奋力划桨前行的自己。

年少时以为高考就是人生中最困难的事,但其实那只是一条需要用力去划动的船。登岸之后,最困难的人生才会到来。

但最开阔的人生也才会到来。


▲▼ ▲▼ ▲▼


今年以来,我的生活过得简单安静,主要的一个原因是扭伤了脚。

扭伤发生在二月,但伤情一直绵延反复,后期还由于我的急躁复训迁延成了足底筋膜炎,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法慢跑。我因此错过了四月的波塞冬半马,但也没有什么遗憾。

因为我知道,这段时间的主题不是热闹。

曾经我是多么爱热闹的人,似乎每天不见几个朋友、吃一顿大餐、跑个八千米,生活都不叫生活。

我也曾经实现过上完一天班后、夜跑五千米、然后洗漱看书、再做三套雅思模拟题的规划,而且,那时我还在进行阿式减肥计划,每天吃的东西一个盘子就可以装下。

那时候真热闹,可是对自己也真是有点残忍。别人看没看到我的热闹,我不晓得,但对自己的狠手,我真是下得又准又稳。

但如今我的要求就沉淀了很多,我只要自己每天的阅读量达到两万字,写作量达到三千字以上,照顾好自己的痛脚,吃有营养的食物,不熬夜,不伤感,这就可以。

我曾在“安孜的逐影记”里主张过“慢”生活,结果洗掉了一些用户。那些还没有见识过世间热闹与纷繁的小伙伴,出门左转,我希望你们如愿。可是对于阅尽千帆的朋友,我们还是一起慢慢走,看到美好的细节,享受丰富的人生。

文末还是为自己再主张几句,任何美好的事物都是长时间劳作的结果,把时间花在哪里,是看得见的。我愿自己在过去三个月的努力,能够结出甜美的果实。毕竟三个月没有一天休息、每天工作十个小时的努力,值得美好的成果。

而且还有副产品:我见过春夏之交雅典每一个清晨五点钟的光线。